首页 > 娱乐 >

互联网时代的中国病:低俗文艺娱乐至死

2021-03-17 15:11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近年来,我们的文艺事业在各个方面都有了很大发展,包括满足各种不同层次的精神需要,以及文化服务的扩大与广大受众的参与。与此同时,也有一种现象令人担忧,就是好作品淹没在平庸、苍白、空心、浅薄以及炒作、消费化、单纯娱乐化的作品当中。

文学艺术当然有娱乐消费的功能,但它们更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精神品质、精神瑰宝、精神能量的表现,它体现着也充实着、提升着受众的灵魂。我们应该有鲜明的、权威的、富有公信力的评论,这种评论能入情入理、立意高远、令人信服:它们应该告诉世人哪些文学作品是真正优秀的乃至杰出的。卖得最多的一定是好的吗?不一定。点击率和受到时人夸赞也不能一概而论。我们要有一套理论与价值标准,要有对于真正好作品的体贴与把握,热情与信心,要取法乎上,攀登精神生活的高峰,不能任由那些准广告式炒作式与跟风套话式的所谓评论大行其道。同时,还要告诉受众,有些作品其实不是最好的,但却是可以包容的;与此同时,评论家有权利也有义务指出:这些作品是有着相当令人遗憾的方面的,是可以讨论的,是可以提出与中国这样一个文明古国水准更加相称的要求与期待的。

传播在文艺推广方面的作用非常大,媒体不能带低俗这个头。现在传媒上有些说法是在跟着那些风格轻佻低下的“娱记”的风向走,接受了很多境外趸入的使严肃的文艺工作者相当反感的说法。尤其是电视节目里,许多都是计划好了的,到了某个地方,要让参与者和观众流泪。如果感情变成了兜售手段,怎么可能还有真诚的文艺呢?怎么可能还有真诚的眼泪呢?还有走光卖萌之类的,令人不齿。有的演员干脆在舞台上向观众要掌声,甚至以掌声能带来好运将观众的军,未免有失文艺的尊严与风度。我们的文艺不能浸泡在营销计谋、人云亦云与装腔作势的浑水里,传媒不能成为娱乐市场的附庸,不要与娱乐市场合谋,而要有一个正大光明、高尚庄重、对文学艺术与历史负责的态度,我们的传媒要去呼唤经典、呼唤真正的好的文艺作品。

现在外国人办一个奖,口气大、规格高、人气旺。法国的龚古尔奖、英国的布克奖、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奖,还有诺贝尔奖等等,这些评奖活动都有极高的规格。于是就有一些朋友、同行,把作品的评价寄托在国际奖项上,令人深思。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建立国家荣誉制度,形成激发人才创造活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优势”。我们的文艺需要有国家主体的高端评奖,也要在条件成熟时举办世界性的至少是华文作品的评奖,形成我们自己在文艺方面的评价体系与全球影响力。说到底,这方面的推进有助于显现我们的理论自信与文化自信,有助于激发广大文艺工作者提高志向境界,激励创造力与精益求精精神,引导广大文艺工作者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1、几年前,以某卫视为首倡导的媒体娱乐化、全社会娱乐化,将中国人的审美和精神文化层面整整拉低了几个层次,全民娱乐化、庸俗化,各大卫视每天推送给老百姓的节目,要么是韩国人的哭哭啼啼,装腔作势,要么是人妖的媚俗吆喝,难道我们要这样培养我们的下一代?

2、以追求眼球,商业利益挂帅的各大时代小时代,成了年轻人追风的东西,可以想见,这样的价值观熏陶下的下一代,将来会在这个社会中成长为什么样的货。

3、社会和媒体关注的不再是良善、道德、责任、劳动、实干、平凡;而是热衷炒作某家富豪或某家富豪的公子少爷以及少爷最近又泡了哪个妞,热衷炒作不以实业为根基的互联网创富泡沫,一个全民娱乐的国家和社会,媒体传媒网络,通过夸张的图片和词语,调动和迎合着人们低廉的荷尔蒙,这不仅让人想起:这还是那个社会主义的中国吗?过去几年,中国媒体的娱乐化和恶俗化,连远在大洋彼岸的资本主义“老大”们都望尘莫及,自叹不如,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仅让人联想起,清末民初,那些抽着大烟,搂着青楼胭脂,最后做了亡国奴的人们。

4、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好,让社会的焦点重新关注审视我们身边真正的普天百姓和真实普通的平凡人,把镜头更多的给予我们社会中最大多数的群众百姓,而不是那些所谓的名人富豪明星们(他们以1%的份额占用了这个社会30%的财富-引自媒体),可惜真正把这些老祖宗几千年传递下来的仁义礼智信孝悌,重新在我们的土地和社会各阶层捡起来,又何尝容易?冷观察可以看出,这两年,我们的央视和党媒们在清新转身,清风拂面,而我们的那些个整体搞些个所谓嘉宾在屏幕上带领百姓群众全民装疯卖傻,哭笑疯癫的卫视们互联网门户们呢?

5、一个社会的主流价值把什么是尊严明晰清楚了,心净了,灵魂净了,它的人民才没有跪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杭州爸爸带着9岁儿子7岁女儿去派出所:“他们是我的孩子,他们偷了我的钱,我报警处理他们!”这种教育方式可行吗?

女子发现自己吃剩的骨头形状奇特,仔细打磨一番,结果以800元的价格卖出

男子徒步后,肢体无力入急诊,暴毙!医生:漏了一句话,丢了一条命,怪命!

包藏私欲、上演“变脸”,西藏政府原副秘书长扎西江措:我是一个可怜、可悲、可恶、可耻之人

丽人丽妆董事长妻子再发博,晒丈夫办公室卫生间,并喊话:不想大庭广众谈论家丑!

四川一70岁老中医与小30岁女子五年“三结三离”:“至少损失300万,如今租房住”


 

资讯标签: 中国娱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