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从昂立离职28年教育老兵林涛再出发:要做不一样的教育基金

2021-03-17 15:09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多知商学院创办于2017年,面向教育行业创业者、从业者、投资人,课程体系涵盖系统课、专题课、大讲堂,旨在连接行业头部,直击深度思考,提升商业认知,催生自我迭代。

OpenTalk是多知组织的定期线下活动,邀请行业细分赛道头部选手,分享行业新趋势、时下最前沿的观点和玩法,提供线上、线下多维度互动,也为多知读者提供畅聊的见面机会。【我要报名】

自1993年大学毕业之时,林涛从上海交通大学勤工俭学中心开始创立昂立教育,至今已经28年。

离职公告发布当晚,林涛在朋友圈写下一段很长的文字,配图一张定位在上海交大操场的截图,长跑28公里。

多知网独家了解到,未来,林涛将全身心投入于股权投资事业,与一村资本管理合伙人刘晶,联合成立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该基金将成为市场上较为罕见专注于教育行业的专项基金。

刘晶在接受多知网采访时表示,邀请林涛一起来成立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支“不一样”的教育基金。

依托林涛在教育行业丰富的经验和资源,叠加团队在教育行业稀缺的A股资产证券化实操经验,陪伴创业者一起前行。

林涛和刘晶都是在各自行业里身经百战的老兵,此次成立一村昂立基金,可以说是“再一次出发”。

林涛卸任昂立教育总裁一职,加入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将全职转型基金合伙人。而这,与此前身为昂立负责人时所做的基金,工作性质上全然不同。

此次转型是林涛的第二次职业选择,而在此前昂立教育的28年中,可谓是风雨兼程。

1993年,林涛参与了昂立教育首个外语培训项目的创立,后续经历了从大学生培训拓展到青少儿培训,从语言类培训作为王牌项目衍生到K12全科培训。

昂立教育旗下包含幼儿园、低幼素质教育、K12全科培训、全日制学校、大学生语言培训、职业教育等全细分赛道,也是集线上线下教育于一体的综合教育集团。

同时,昂立教育也是中国资本市场中,第一家通过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审核的教育行业上市公司。

28年的旅程,如今对于林涛来说,已经到了做一些全新事情的时候。这个转型契机的重要合作伙伴便是刘晶。

彼时,刘晶作为投行项目负责人,担任教育行业上市“第一股”的财务顾问主办人,有着企业并购和基金运营十余年的经验,对资本运作熟稔。

早些年,教育行业项目投资一直放在一村资本的多行业综合基金中。直到两年前,刘晶开始筹划成立教育行业专项基金。

随着新民促法相应的政策明确、多家教育行业公司上市过会等,教育行业的政策逐步完善,受到社会的关注也越来越大,刘晶认为:“未来几年内会开始涌现大量教育企业在A股IPO及兼并收购的浪潮。”

基于上述判断,自2019年起,刘晶便正式开始筹备成立教育基金。从找到昂立教育合作,再到基石投资人,过程中也得到了诸多投资人的认可和支持。

此前,昂立教育曾有过做基金的尝试,但都与昂立业务紧密相连,完全围绕着昂立教育自身产业布局。

但此次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则大不相同,是一支独立决策的市场化投资基金。这意味着,是站在整个行业的角度去独立看项目和寻找标的,也会支持所投标的独立发展。

林涛在接受多知网采访时表示:“在股权投资方面我还在学习,但我自己作为曾经的创业者,有真正想要帮助到创业者的执念,知道他们需要资本方提供什么帮助,和创业者有更多的共同语言,能够做好资本方和创业者之间很好的纽带,也能做好创业者的陪跑者。现下刚好有契机,有了做新选择的机会。”

在刘晶看来,“林涛是一村昂立基金的灵魂人物,因为有了教育产业资深合伙人的全身心加入,这支基金将变得更加与众不同。”

昂立教育近30载的发展,林涛一直坚守,深谙企业经营的得与失。在未来,作为(懂产业的)投资人,林涛可以把经验传授给创业者,而不仅仅是资金上的“给予”。

林涛表示,“创业者与投资人的身份或许更像主驾与副驾的关系,(懂产业的)投资人更像是副驾上的驾校教练,在关键时刻可以踩下刹车。对于创业者来说,好的项目都要经过无人区,难免犯些错误,只是决不能犯不可弥补的错误。”

投资人不能帮助主导企业运营,但可以指导方向,提供经验。未来一村昂立基金会深度参与到被投项目之中,但并不会主导公司运营。

此前,林涛作为昂立教育集团的总裁,每年在昂立至少孵化2-4个项目,遍及各个细分赛道,对于项目商业模式的确定、产品核心竞争壁垒、团队建设、发展速度、线上线下结合以及直营和加盟的战略打法都能够为创业者提供有效帮助。

另外,林涛在教育行业28年,在教育行业人脉资源、渠道建设、运营团队等方面也有着丰富的资源,可以实实在在帮助到创业团队。

教育行业,其背后掺杂着诸多专业性问题,且中国的教育行业,政策对企业的影响巨大。

在中国,做一个好的教育基金团队,需要同时具备超前的行业大局观、透彻的政策领悟力、全面的教育产业运营能力、以及独特的资产证券化能力。

林涛强调,“一村昂立产业基金是一个非常协调且互补的团队,每个参与者都缺一不可。”

性格各异、年龄也有距离,但志同道合,互相信任,每个人不同维度的想法互相碰撞,不仅能够为行业带来更多有力作用,对其各自的成长也同样有帮助。

对于刘晶来说,虽然还有诸如TMT、产业互联网、早期硬科技等其他基金在管理,但其表示,教育是他非常看好和喜欢的行业,也希望能把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做成中国教育产业的精品基金。

此外,多知网了解到,目前该基金的投资决策委员会包含五名委员,其中包括真格教育基金创始合伙人、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等。

此次一村资本旗下的深圳前海同威将作为GP管理基金,而林涛作为基金的合伙人将专职管理运营该基金。

多知独家获悉,一村昂立基金已经完成了首轮Close,也完成了两个项目的投资。

目前,行业内教育独立基金不多,更多的是以TMT产业为主的基金,很多投资人兼顾教育在内的2-3个赛道,比如有的投资人除了教育之外,同样在看新零售、企业服务等。

而此次成立的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则是100%教育基金,完全专注教育行业的各个细分赛道。

从教育模式来看,刘晶认为: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将偏向于投资具有优质教育内容生产能力的教育项目,也会侧重于前沿科技赋能的教育场景。基金团队认为未来OMO是大方向,不会刻意去区分线上或线下教育项目。

第一个维度,行业角度。将会重点关注素质教育,刘晶认为,当前这个赛道中尚且没有头部且规模相对大的机构,但目前政策利好,未来一定会出现独角兽。除外,基金也会重点关注职业教育领域,尤其是年轻人的灵活用工新职业领域做布局,同时覆盖教育科技企业;

第二个维度,阶段方面。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投资将会重点关注商业模式已较为成熟的项目,中后期与前期比例约为7:3,并会坚持在几个项目中全程陪跑;

第三个维度,战略层面。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将不仅仅停留在财务投资层面,将会注重投后,为投资标的项目做更多方面的链接,会在企业战略、商业模式、产品定位,包括行业资源等多方面,为被投企业提供更具有实际意义的帮助。

可以看到,一村昂立教育基金想做深投后,更多在公司运营方面给予建议与指导。

对于一村昂立教育产业基金整体投资逻辑,昂立教育集团总裁林涛也向多知网表达了与刘晶类似的看法。“我们基金最大的不同点在于,我们懂运营且希望做更多的赋能,即深度参与到公司投后支持之中。”

“在这个过程中,战略打法、资源配给、侧重点我们都经历过。我们投项目的时候更看重的是创业者自身的综合素质,一旦做了选择,基金也会多轮深度参与。”

对于资本参与,林涛的理解是,“创业者在别人只有一次机会之时,能够拥有两次、三次甚至更多次尝试的机会,这样成功概率更高。”

从细分赛道来说,林涛认为,教育企业需要找到差异化,行业从最早的市场营销驱动转向产品内容导向,从线下走向OMO,因此对投资人来说,有内容特色的项目是突破口。

同时,随着新一代父母对孩子的综合发展以及国家政策的导向,素质类、职业类等项目,未来会迎来发展期。

刘晶表示,“我们想要探索一些不一样的打法,并非市场化看中了一个项目就要去投,而是真的想帮助到企业去做深度赋能。”

教育行业的深度赋能并不容易,背后所需的专业技巧和门槛很多,对于一支基金团队的资本运作能力及专业性产业运营能力要求也是非常高的,而这正是他们的优势所在。

从最初国外基金进驻中国建立团队,到中国人自己做本土创投机构,再到近几年,有基金经验的投资人重新开始做新基金,做深度且专业的基金,已经是新的潮流。

在教育赛道,很多教育专项基金多数只投早期。由于很长一段时间内监管政策不明朗,教育行业的A股资产证券化难度较高、成功退出案例较少。

刘晶表示,“能否资产证券化、顺利实现退出是评估教育基金投资的重要标准之一。”

据多知了解,此次该基金团队曾成功运作过多个大型并购重组上市项目,如绿地集团整体上市、多家中概股公司,如盛大游戏、巨人网络私有化回归、世纪华通并购点点互动等案例。

更为特别之处在于,在昂立教育借壳上市过程中,收获了稀缺的教育行业A股资产证券化实操经验。

2020年,教育各个细分赛道的融资均涌向头部教育机构,入局的基金很多都是国际知名大基金,资本抱团,一场疫情为行业按下了加速器。

在刘晶看来,疫情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优胜劣汰”的作用,让教育行业更加规范化。

其一,政策转变。从高校扩招开始的全民K12,现在到了鼓励素质教育的全面发展阶段,这不仅仅是政策转变,也是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人需求的升级;

其二,科技融合。科技、OMO等会出现新的行业业态,或者是把原本低效的场景高效化;

其三,教育和资本市场结合,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独有的机会,会迎来一波红利期。

具体来说,“2021年,OMO方向一定会有所突破,线上教育企业由于前期在流量获取方面已经投入了大体量的资金,所以今年开始已经到了需要寻求新增长点的时刻,而线下机构也需要寻找第二曲线。所以今年线上线下融合的案例会开始增多。”刘晶对多知说道。

线上基于流量逻辑,目前大量项目的核心是流量出发,因此两个线上项目并购的本质是两边的流量加在一起能不能复用,这对创业者的能力要求很高。

而线上并购线下,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线上以线下的现金流作为补充,或者以线下的门店作为线上服务的抓手。

教育行业资源分散、区域化严重等情况本质上是适合并购的。刘晶判断,目前同行业区域性并购仅仅只是拉开帷幕,未来会加剧,而且会出现重量级并购,这在2020年就已经可以看出存在多周期叠加出现的并购。

而这其中的关键在于,“不要为了并购而并购,不要为了规模而规模。教育从来就不是一个靠规模、靠垄断取胜的行业,一定要回归教育本质。”

“即是否真正为被教育者考虑,去思考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服务,给予其长远的影响和提升,最终给社会带来价值。”刘晶表示。

面对2021年,林涛同样认为整体经济环境会好转,对于教培行业有挑战也有机遇,对于行业趋势,他表示:

第一,整体对教培行业资金收费、规范监管程度等会愈加严格,会加快对行业的优胜劣汰;

第二,在线教育依旧是行业的热点,线下机构为抵御线上机构的竞争冲击,OMO转型会加速;

第三,素质类教育目前还未出现一家在A股IPO的企业,但未来一到两年可能会有所突破;

第四,随着行业发展,竞争的加剧为中小机构赋能的产品内容、系统工具、团队培训、师资供给等产品会迎来比较好的发展前景。

面对未来,机遇与挑战并存,一村教育基金想做一支不一样的教育基金,想陪伴创业者一起前行。

“第一我们懂教育,知道怎么做资本和教育的良好链接;第二,我们懂教育创业者,在资本都很急的情况下,我们更有耐心多给创业者一点时间;第三,如果说自己是二次创业,确切说是带着资本和资源赋能创业者,和他们一起共同创业。”林涛如是总结。


 

资讯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