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 >

一百年前的天津时装(图)

2021-03-16 16:03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1912年,民国时期,政府颁布一项关于服饰的条例,对民众的礼服做出了规定。按照规定,女子上衣长与膝齐、有领、对襟式,且左右及后下端开衩,周身得加以锦绣,下身穿裙子。

这和清政府之前的规定并没有多大差别,让当时爱美的女性颇为失望。幸亏《服制条例》对于普通民众的日常外出服和家居服没有作出规定,于是,当时的服装设计师在便服领域进行了众多探索,将天津装扮成了“时尚之都”。

当时的天津,不管是生活在“三不管”地带的普通女子,还是在租界中养尊处优的官太太,不管是正值豆蔻之年的妙龄少女,还是花甲耳顺之年的白头老妇,基本都有一款旗袍

民国初年,各种新式服装争奇斗艳。据天津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介绍,若问当时天津估衣街上的裁缝师傅,哪种服饰是店内的经营主打,他们一定会说,是一款新式长袖旗袍。

这款旗袍中的很多元素,比如喇叭袖,略宽的下摆,偏右襟,袖口、领口、裙摆处的滚花,都曾经出现在清朝时妇女的服装上,然而,以往的“宽镶密滚”不见了,袖口加宽了,衣服的下

摆也不再过分肥大了。它既继承了中国传统服饰所蕴含的内敛气质,同时又借用了一点表现三维效果和立体构成的西方服饰元素,在民国初年被观念渐变中的女性所接受。

当时的天津,不管是生活在“三不管”地带的普通女子,还是在租界中养尊处优的官太太,不管是正值豆蔻之年的妙龄少女,还是花甲耳顺之年的白头老妇,基本都有一款旗袍。之后旗袍几经改良,在上世纪30年代风靡全国。

随着人们的观念越来越开放,裸袖、开衩、收腰、曲线剪裁的旗袍开始出现。上世纪20年代末,曾经流行过一款裸袖、下摆波浪起伏的旗袍。不过,有些女性在穿着这款旗袍时,会在旗袍外面罩上一件针织小披肩,显得干练又时尚。因此,民国初年,针织小披肩成为中国大多数城市女性的衣柜必备之物。

除了旗袍之外,长马甲搭喇叭袖小衫等也是当时的流行服饰,连衣裙等也开始出现,到了上世纪30年代,天津年轻女性已经把连衣裙作为夏季外出的重要服饰了。

“要彰显披风的大气洒脱风格,必须选用厚度与垂感俱佳的上好毛呢面料,而领口处的毛,不仅有装饰、保暖的作用,还是身份档次的象征,对人们的钱包无疑是一种挑战。当然,没有一定气魄、胆识、修养的人,穿着这种需要用气质来支撑的衣服,唯有 东施效颦 之效,还不如不穿的好”

上世纪20年代,有些服装还是只有特定的阶层才消费得起,比如披风和皮草大衣。

我国古代就已经有披风,且在明清时颇为流行。曹雪芹的《红楼梦》中曾多次提到披风,古代的侠客也大多身着披风。不过,中国近代常被提及的披风,是由西方传入的,这种极需要气质来支撑的衣服,在中国近代史上有一个著名的青睐者,那就是蒋介石。

存留至今的众多民国时期影视资料显示,蒋介石出席各种重大政坛活动时,常常穿着一款黑色无袖呢制大氅,据天津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介绍,这款黑色无袖呢制大氅就是当时流行的披风。

关于蒋介石的披风,《陈洁如回忆录》中曾有记载:1923年7月,蒋介石和当时的夫人陈洁如到香港,受到著名富商李时敏的热情款待和多方照顾。李时敏向蒋介石引荐了英籍督察布瑞南。蒋介石平时对衣着并不在乎,但是第一次和布瑞南见面时,他就被这位督查“披罩身上的那件全身无袖呢制大氅迷住了”,并向陈洁如提出了制作一件披风的要求。陈洁如放在了心上,不久为蒋介石定做了一件。

上世纪20年代后期,穿着披风的时尚开始传入天津,引领时尚者为天津租界中的富商权贵名流,其中以女士穿着居多。当时的《北洋画报》曾刊登过一款流行的女士披风。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穿着它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要彰显披风的大气洒脱风格,必须选用厚度与垂感俱佳的上好毛呢面料,而领口处的毛,不仅有装饰、保暖的作用,还是身份档次的象征,对人们的钱包无疑是一种挑战。当然,没有一定气魄、胆识、修养的人,穿着这种需要用气质来支撑的衣服,唯有 东施效颦 之效,还不如不穿的好。一切的一切,都使它成为旧社会天津租界名流权贵的衣柜中物,与普通老百姓无关。”天津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那些居住于租界中的阔太太们,不停地变换着披风的领口、花色、底摆镶边等细节装饰物,使天津的街头出现了一道奢华的风景。

除披风外,当时天津的贵妇人中还流行过皮草大衣。《北洋画报》曾经刊登过一款礼服大衣,有着夸张的喇叭袖、拖地的下摆、收腰设计和V字领等,是一件传统与现代激烈碰撞的折中物。当时的不少官太太和暴发户,都以拥有这样一件皮草大衣为荣。

即使是在思想渐趋开放的天津,还是有不少服装挑战着人们既往的观念和认知,比如《北洋画报》上刊登的一款驼毛大衣

与中西交融的皮草大衣相比,这款驼毛大衣使用了裸露小腿和包身的西式设计,更多地被那些接受过西洋思想熏陶的女士所接受。昂贵的驼毛占据服饰整体的二分之一,使得这款驼毛大衣造价极高。

当时《北洋画报》的编辑推出这款服饰时,并没有大力鼓吹这件衣服的好处,而是写下了这样的文字:“西国妇女之服装,穷奢极侈,备极华丽,一服之制,动费千金,恒不足为奇,吾国所未尝见者也。上图之驼毛大衣,轻巧暖适,为今冬新发明之式样,刊之以见西人研究服饰之用心,非所以提倡奢侈也。”

编辑用这段文字,来说明此举并非提倡奢华,而只是为了介绍西洋知识,然而这并没能阻挡思想开放、兜里有钱、追求时尚的天津爱美女士们,对这一奢华时尚追逐的热情。

天津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款驼毛大衣高昂的造价和时代观念的隔阂,使得它只能成为天津街头几道零星的风景以及贵妇人衣柜中的奢侈品,但对于这款大衣的设计者而言,其“暴露”和奢华设计理念,本身就在于不需要考虑流行,更不需要考虑销量,它并不是为了普通大众所存在的。

与裸露小腿和包身的西化设计相比,一款暴露了胸部的小衬衫更是挑战着人们的传统观念。这款衣服的设计其实相当唯美,可是胸部的开口处却能隐隐透出女士内衣。

因为这款服装,当时不少人想到了1917年官方发起的“抵制女装风尘化”运动。当时北京和上海都被视为“时尚之都”,但两地都对女性服饰做出了严格规定。

北京警察厅的通告曾提到:查近日衣服样式竞为奇异,几于不中不西。西服女衣服日趋紧小,亦殊失大家风范,着此服装实于风俗观瞻两有妨害……嗣后各宜自重,不得故着奇异服装致于例禁。

上海的通告更为严厉,其中规定:故意着奇装异服以致袒臂、露胫者,准其立即逮案,照章惩办。当时天津的情况,和北京、上海两地类似。

然而,在新思潮的影响下,再加上军阀混战使当时的政府无暇干涉生活领域的众多细节,女性缩短裙摆和裤摆,露出脚踝、膝盖、小腿、手肘,以至于出现这款惊世骇俗的短裙套装,可见人们对美的追求已经不可遏制。


 

资讯标签: 时装图片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