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黄金年代时装史告诉女孩:打扮、爱情和工作听自己就行了

2020-10-28 18:34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在街头风退潮的同时,人们对时装Archive的狂热,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飞快蔓延。

设计师集体怀旧,从自家档案里翻新灵感,Archive资深玩家们则满世界“搜刮”稀有单品,越是近乎绝迹的,越是价值连城。

如果说在Raf Simons、Hemlut Lang为首的极简主义风格之外,还有另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峰,那一定就是黄金年代的Versace了。

无论在摇摆叛逆的1970年代,香艳热力的1980年代,疏离动荡的90年代,还是闪闪发光的千禧年代,Versace所坚持的东西始终没变,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极致美学。

忠实拥趸迷恋于它炙热又浪漫的意大利血液,以及它永远一眼可辨的鲜明自我风格。而不喜欢的人,同样也有的是不喜欢它的理由,诸如过分裸露、金钱至上、享乐主义……

如果你对Versace的印象,还仅仅停留在金色巴洛克花纹和美杜莎头像的话,今天就和Voicer一起用8个Versace曾经彻底改变女性世界的故事,重新认识这个传奇品牌。

众所周知,在Gianni Versace亲自操刀的时代,Versace最大的特点在于糅合了现代波普艺术和古典希腊神话色彩,还运用了大量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元素和巴洛克式图案。

从1980年代开始,这间从家族生意起家的意大利时装屋,在拥抱流行文化和名人效应的美国,比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更受欢迎。

Versace 1987秋冬系列广告,摄影师为Richard Avedon

这时候,Gianni Versace的妹妹Donatella Versace不再满足于当哥哥的灵感缪斯。正式进入Versace管理层之后,她凭借自身的女性直觉和独到审美,着手负责宣传策略,把Versace在视觉产出上推向了巅峰。

也正是得益于她的广泛交际和精准眼光,Versace开始和行业内最顶级的时装摄影大师展开合作,包括Helmut Newton、Bruce Weber、Steven Meisel……当中合作最长久、诞生最多令人怀念的经典图像的一位就是Richard Avedon。

在他的镜头下,Versace女郎不同于任何男性凝视之下等待被赏玩的“欲望客体”。在强烈的自我意识之下,她们用自信而柔韧的肢体和近乎傲慢的坚定神情,撑起了Versace精致华丽的刺绣和浓烈复杂的色彩。

1996春夏Versace Home广告,摄影师为Richard Avedon

仿佛每一张大片都在告诉人们,女性装扮自我所获得的快乐,是一种取悦自我的本能,不为抓住任何异性目光。

引发狂热的“超模现象”在1990年代达到巅峰,至今她们依然有着强大的号召力。而创造这一切的人,其实是Versace的创始人Gianni Versace。

Versace 1991秋冬秀场集齐全世界身价最高的4位超模,后来被称为“the Big 4”

在他之前,模特更像是一种展示衣服的“工具人”,而Versace女郎们却有最真实的脾气、最鲜明的态度和最不可取代的个性,第一次成为了全世界媒体追逐的焦点。

身高仅有170cm的她,在超模军团里实在不算出挑,年少时体形消瘦扁平,寡淡的五官里还透着股桀骜,实在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性感尤物,但Gianni却早在她十几岁时,就对她钟爱有加。

在他眼里,性感本身无所谓凹凸与否,胸围臀围多少,每个女孩都有属于自己的性感和魅力,她们都是无可取代的存在。

在九十年代后期的时装界,尤其是高级定制领域,被设计师选中穿上压轴的bride look,是一个模特被视为终极缪斯的莫大荣耀。

而任何一个热爱时装的人,都永远不会忘记Versace 1995秋冬高定的秀场上,Gianni搂着身穿超短裙拉链婚纱和闪亮短靴的Kate Moss一起谢幕的样子。

如此前卫利落的搭配,被包裹在独特的Y2K迷人光泽里,在那个年代显然不是一个传统新娘该有的样子,却成为了Kate Moss职业生涯里一个不可不提的梦幻时刻。

安全别针常常在时装拍摄和晚礼服穿着时,被女孩们用作防止走光的秘密小道具,却在这件裙子上成了堂而皇之的核心元素,大方跳脱出“女性裸露就是原罪”的陈词滥调,同时还不忘带着一种微妙的挑衅。

1994年,当时名气还不大的Elizabeth Hurley身着它和当时的男友Hugh Grant一起出现在《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的首映会上,瞬间惊艳让所有人记住了她的名字。更鲜为人知的是,当时她甚至请不起专门的造型师,也没钱买这条裙子,还是Gianni送给她的。

1995年,Madonna出镜Versace广告,摄影师为Steven Meisel

在1997年的Versace高定秀上,有过出人意料的一幕:台上的Gianni当着所有观众,俯身和头排看秀的麦当娜深情一吻。

也许你并不知道,今天明星看秀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了,但当身为流行明星的麦当娜,在1980年代最早出现在Versace头排时,这还是一个相当前卫的创举。

Versace不同时期的缪斯有很多,但如果要说与Versace品牌历史牵连最深的名人,除了敢想敢做的麦当娜,似乎再无第二个名字了。

除了最早出现在Versace秀场上,她也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反复登上Versace广告,1991春夏系列还直接把麦当娜1989年的人生第一张美国版《VOGUE》封面,作为了无处不在的波普印花。

经过近40年时光,麦当娜和Versace之间早已是一种彼此记录发展轨迹的深厚关系。而她的无所畏惧和忠于自我,也是Versace看似浮华的视觉背后,从未改变的内核精神。

深陷绝望的她给了自己三个月的“消失期限”,随后便重返公众视野,穿着礼服努力微笑,出现在Met举办的Gianni Versace纪念展的开幕式上。

并没有忘记扛起责任的她,很快在米兰推出了自己独立操刀设计的第一个系列。这个剪裁精良、色彩极简的系列,几乎令人难以相信是Versace,所有模特也都带着悲伤的神色完成了走秀。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她依然在独自执掌这间哥哥留下的时装屋,而时装本身就是她治愈伤口、让生活继续的方式。

绝妙的剪裁、动人的细节和跳跃的配色,让戴安娜王妃成为王室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风格偶像。驾驭得了所谓的“大场面”,同时又从未忘记体现一个女性的柔软和真实,不至于像政治人物那样拘谨无聊。

而戴安娜王妃可以成为icon,Gianni Versace功不可没。无论是出访活动、参加舞会、还是上杂志封面,1990年代的戴安娜王妃有过太多经典的Versace造型,两人也因此成了交心的好友。

Gianni用自己的设计,证明了在公众印象中性感、冶艳的Versace,同样适合一个优雅极简的女性形象。

戴安娜在Gianni葬礼上安慰Elton John,后排坐着Anna Wintour和Karl Lagerfeld

令人唏嘘的是,1997年,在并未被邀请的情况下,王妃以私人身份穿着一身黑裙低调出现在Gianni的葬礼上,纪念这位曾为自己打造无数梦幻衣裙的大师。

流行歌后Jennifer Lopez在2000年的格莱美颁奖典礼上,穿了件开衩直抵肚脐的丛林印花裙,无意中引爆了Donatella执掌品牌以来的话题巅峰。时装迷们被它的飘逸和自信所感染,同时大量诸如“史上最荒谬的设计”的评论也来势汹汹……

在那个还没有被网红占据的时代,这条裙子勾起了人们强烈的好奇心。当天,“Lopez的Versace绿色礼服”在Google上被搜索了无数次,直接激发了Google开发出Google Images的搜图功能。

20年后,恋旧的Donatella请来Lopez,穿上当年家喻户晓的这条裙子为Versace 2020春夏系列走秀,那一刻所有人都为她起立鼓掌,热泪盈眶。

“你的年纪已经不适合裸露了”、“这是给年轻女孩穿的衣服”这样看似平常的打压,我们都听过太多次,但你想要如何打扮自己,裸露多少皮肤,和年龄其实没有任何关系。

1993年,从小深受希腊文化影响的Gianni,选定了希腊神话中的蛇发女妖美杜莎作为品牌logo进行重新塑造,从此让美杜莎的形象和Versace难舍难分。

虽然一直以来她都被贴上了妖媚和邪恶的标签,但Gianni却把她作为logo,并把她塑造为勇敢无畏、拥有惊人吸引力的女性形象。

无独有偶,如今妹妹Donatella执掌时装屋,同样对神话元素情有独钟,还借用罗马神祗Virtus的名字作为灵感来源,在2019年的米兰时装周上推出了一只新手袋。

Virtus是罗马神明中象征勇气、力量和卓越的神明。Donatella也想要用这只线条利落、个性鲜明的Virtus手袋,把这三种精神传递给每一个独立面对生活中的顺境与逆境、机会和挑战的女人。

从1978年和哥哥一起创立Versace,到如今在不断变幻的大环境下用心经营Versace,经历过生活里那些梦幻风光、饱受赞美的时刻,也靠着自己一步步走过无数波折和意外。

每年一个人肩负那么多个系列设计的同时,Donatella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曾幽默地调侃过“女人工作量至少是男人的三倍”,却从未动过放弃时装事业,回去当一个全职主妇的念头。

“当好一个母亲,只是我人生的第一件事。在孩子很小的时候我经常出差,但我必须确保与他们一起度过的,是真正美好的时光。”

生理性别的差异,决定了女性想获得一席之地,就必须付出更多。而时装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除了装扮和修饰女性,更是让她们别忘了自己是谁,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65岁的Donatella对女性主义的理解和感悟,都倾注在这只Virtus手袋之中了——毕竟,手袋就像一个容纳一切的秘密空间,是与一个女人日常关系最紧密的物件。

“时装不能改变世界,但它能改变女人。它能给女人力量,让女人更坚强,也更相信自己。”

为庆祝中国七夕情人节,Versace最近还推出了特别版Virtus手袋,包面点缀着象征永恒的玫瑰花,灵感源自向心爱的人赠送玫瑰的典故。

小巧的粉色Virtus手袋镶嵌着玫瑰花形饰钉,同系列的金色珠宝则饰有水晶玫瑰花蕾,在承袭Versace饱含力量的风格之余,也透露出了符合夏末季节的浪漫和温柔气息。��

这个胶囊系列从8月10日开始,已经在国内独家发售了。对于努力生活、同时懂得取悦自我的Versace女郎来说,它们并不一定非得是来自男性的七夕礼物,适当地犒赏自己一下,同样充满纪念意义。

原标题:《黄金年代时装史,告诉每一个女孩:打扮、爱情和工作,听自己的就行了》


 

资讯标签: 北青网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