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姜子牙热映之际:国产动画的重生之路

2020-10-16 10:12 编辑:dd   作者: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本来定档2020春节档的“封神宇宙”第二部《姜子牙》,因为疫情关系撤档。

在经过全体人民的不懈努力之后,疫情终于得以控制,《姜子牙》也终于和大家见面。

所以很多人也对《姜子牙》非常期待,学委昨天看了这部电影,抛开剧情不说,单就随手一截就可以当桌面的画面,足以值回这张电影票。

很多人也仿佛老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出息了一样,感叹:国产动画终于崛起了。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了僵持阶段,正面战场国军在长沙和侵略者反复争夺,敌后战场八路军展开了百团大战,持续骚扰日军。

就在此时,一部名为《铁扇公主》的动画长片在上海的大上海、新光和沪光三家影院上映,这部长达72分钟的动画电影讲述的是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西游记》中火焰山的故事。

只不过结尾部分,主创人员进行了大规模的改编,比如孙悟空和猪八戒号召当地的老百姓一起挺身而出,打倒了牛魔王。片尾还加了一行字幕:

在当时的时局下,这部电影的表述不言而喻。所以在沦陷区放映时,敌伪的电影审查机关剪掉了这段字幕。

阿童木、森林大帝、三眼神童等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动漫人物都出自手冢治虫之手

一看就能清楚地知道这是一部体现了反抗精神的作品,粗暴地蹂躏中国的日本军遭到了中国人民齐心协力的痛击,这部影片的意图是一清二楚的。该片中的孙悟空号召人民大众起来反对牛魔王,实际上是讽刺日军对中国的侵略。

彼时全世界的电影工业还处在幼年阶段,拍出了动画长片的只有中美两国,而《铁扇公主》也成为了继好莱坞的《白雪公主》、《小人国》和《木偶奇遇记》之后,世界第四部动画长片。

新中国成立后,拍摄《铁扇公主》的万籁鸣、万古蟾、万超尘、万涤寰等人回到大陆,参加新中国的建设。

那时的新中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但国家并没有忽略文化方面的建设,其中就包括动画。

1950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就成立了美术片组,七年后,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单一个“组”已经满足不了需求。

于是,全中国人的童年记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下文简称“上美”)成立了。

因为国际形势的缘故,当时的文艺作品都免不了要“政治挂帅”,而动画片的主要作用就是对外交流和展示中国的民族特色。

所以我们看上美早期的动画作品,会发现非常的中国风,水墨风格的《小蝌蚪找妈妈》、剪纸动画《猪八戒吃西瓜》等都极具中国特色。

这种风格也让西方世界眼前一亮,《小蝌蚪找妈妈》在法国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和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先后斩获了短片特别奖和荣誉奖。

如果说,动画短片无法展示中国动画的实力的线年代的长片《大闹天宫》可谓一鸣惊人,征服了全世界。

导演《大闹天宫》的正是《铁扇公主》的导演万籁鸣,这部电影在当时花费了100万人民币,可谓鸿篇巨制,上美为万籁鸣配备了最强阵容,几乎中国动画界的所有精兵强将都进入了这个剧组。

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绘图软件,全片七万多幅画,就是靠着工作人员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三年后,万籁鸣将制作好的下集交付的时候,却迎来当头一棒:有人说《大闹天宫》中的玉皇大帝是在影射国家领导人,所以下集不但不会上映,万籁鸣也遭到了严厉审查。

等中国观众看到全本的《大闹天宫》,已经是14年以后了,而国外看到这部动画,纷纷表示:跪了。

所以学委为什么建议用“复兴”这个词,因为中国动画真的曾经让美国人都服气啊。

而当时日本有个年轻人看了《大闹天宫》后,将动画当做了自己终生追求的目标.

1979年,上美又推出了《哪吒闹海》,这部作品依旧是人手绘画,全片用了五万幅画。

改革开放初,全国最火的文艺作品里,就有《哪吒闹海》和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这两部以平反冤狱为主题的作品也恰好符合了当时拨乱反正的社会主流观念。

有人说是上世纪90年代,有人说是2000年后.但其实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动画就开始被日美反超。

对外开放后,已经成熟并形成产业体系的日本、美国动画开始大规模引进,在对方成熟的工业体系下,已经停滞发展十几年的中国动画已经颓相初现。

随着电视用户的增多,越来越多的人从电影大银幕转到了小银幕上,而《猫和老鼠》、《变形金刚》、《圣斗士星矢》、《阿童木》的引入让中国观众眼花缭乱,动辄几十上百集的规模也牢牢地拴住了中国观众,很多人看完后都很震惊:动画片还能这么拍?

过去的中国动画都是那种一篇只讲一个故事,结束了就结束了,没有连续剧的形式。面对外来动画的冲击,上美先后推出了《邋遢大王奇遇记》、《黑猫警长》、《葫芦兄弟》、《魔方大厦》等佳作。

其中,《黑猫警长》在1987年播完第五集之后,打出了“请看下集”的字样,但时至今日,我们也没见过下集。

所以多年来,《黑猫警长》为何只播了五集的传闻不绝于耳,有的说是因为版权原因,导演戴铁郎与原著作者褚志祥闹翻;有的说是戴铁郎被强制退休等等。

但很多证据表明,这两个说法都站不住脚,戴铁郎与褚志祥后来还有不少互动。而且,戴铁郎在上美工作到91年才退休。

此前,上美的经营模式一直是国家拨款,下达生产指标,而美影厂完成作品后,由国营电影公司收购。上美无需面对市场竞争,也不必留意档期,正是因为这种旱涝保收的模式,上美甚至会一年只打磨一部作品。

但在市场经济下,这种方式已经难以为继,而且彼时广东已经成立了多家民营动画公司,主要的业务就是给美日进行代工。

上美的一个动画师回忆,自己在上美制作《鹿和牛》一整年也就多拿了800块,而其他企业一个月给他开的工资就达到了5000。

不光是动画产业,那时候的人才几乎都往发达地区流动,沈阳人毛宁为了更好的发展,学了一口流利的粤语;李连杰拿着残疾证从武术队退役,然后一头扎进香港的电影圈。

到上世纪90年代初,上美已经不得不对外卖指标求生,《黑猫警长》的续集也就偃旗息鼓了。

日本有《灌篮高手》《龙珠》这样的长销经典,也有宫崎骏出品的文艺小清新,还有《足球小将》这种影响了未来一批欧洲南美球星的时代经典。

而迪士尼的《玩具总动员》,你看完后会惊讶这是一部1995年的作品,其中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跌宕起伏的故事、饱满的人物塑造和搞笑感人的互动,都令人难以忘怀。

而中国也只能拿出《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这类低幼向的作品勉强抵挡。虽然1999年的《宝莲灯》进行了极大力度的宣传,但整体质量依旧与迪士尼差了不少。

低幼,几乎是那些年所有人对中国动画的印象,而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很多家长认为:动画就是给小孩子看的把戏而已。

2006年,广电总局的一纸文件让国外动画消失在了黄金时段的各大卫视银幕上。

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让中国动画蓬勃发展,但稍有社会经验的人都清楚:这种为了不输而拒绝入场的行为,只会让自己输的更惨。

此后几年,除了余华担任文学顾问的《虹猫蓝兔七侠传》获得不错口碑(还被举报下架了)之外,国产动画可以说是溃不成军,《围棋少年》等佳作未能形成真正的IP,常年霸屏的都是低幼向作品。

而3D大型魔幻巨制《雷锋的故事》,几乎原封不动抄袭日本动漫《铁胆火车侠》的《高铁侠》,以及抄袭《蜡笔小新》的《大嘴巴嘟嘟》,让中国动画快成了笑话。

那些真正热爱动画的一流人才,始终在努力发光发热。只是管控太多的电视平台,并不是能够让他们施展才华的公平之地。

而网络平台,尽管在十几年前并不成熟,早期网速甚至只能支撑Flash动画,更没什么钱可赚,但却没有那么多让人无语的束缚,是可以让他们尽情展示才华的广阔天地。

是他们,让网络平台上的国产动画,在题材上丰富至极,无所不包。有充满欢乐的《十万个冷笑话》,有武侠题材的《画江湖之不良人》,有奇幻热血的《镇魂街》。

很多动画人在网络平台起步的时候,可能只是单枪匹马作战,可能只是三五个人的小作坊,但凭借热情、坚持与才华,一度只能“用爱发电”的他们,成为中国动画行业最宝贵的种子。

纵观这些年在院线上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许多主创人员都是从网络平台开启的“打怪升级”之路。

制作出《哪吒》的饺子导演,在2008年凭借网络动画《打,打个大西瓜》而成名的。

在《大护法》之前,不思凡也在网络Flash动画领域拿出了《黑鸟》《小米的森林》《白鸟谷》等等知名作品。

此外,《罗小黑战记》的木头,《大鱼海棠》的梁旋和张春,也都是凭借“网络试水样片”的方式得到后续投资。

同时,随着影院数量的持续增加,我国电影院银幕数量也在不断增长。在2011年,全国只有9286块银幕,而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69787块。

我们这些观众也足够可爱,尽管平时天天吐槽国产动画,但一旦有了进步,也从不吝啬一张电影票钱和鼓励赞美。

《魁拔》《大圣归来》《大鱼海棠》以及《大护法》等作品的相继出现,都取得了不错的口碑或票房成绩。

但它们都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比如要么吸引的还是小孩子,要么则是重美术表现而忽视了剧情。

那时学委就想,中国什么时候能拍出一部画面与故事性兼备,艺术性和思想性都不输于迪士尼、皮克斯的动画啊。

好在,没有等太久,2019年《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相继涌现,这是比之前那些动画电影都要更成熟的作品。

尤其是后者,拿下了50亿创纪录的票房,让“国产动画崛起”的声音响彻互联网。

作品本身,画面自不必说,单说故事,就探讨了家庭教育、社会偏见、个人成长等现代人关注的问题,而且还没什么说教的成分。

但说它不难,是因为我们已经拥有足够雄厚的财力以及足够广阔的市场。而且中国历史悠久,文化资源实在丰富,神话故事和经典小说数不胜数,有能够引起足够多共鸣的题材。

但同时,我们也要敢于对经典进行改编,因为很多的传统经典已经不再符合现代价值观。

比如美国迪士尼的公主系列,公主们也从等待王子来救,变成了可以和坏人搏斗,拯救王子,甚至干脆手刃王子(比如冰雪奇缘)。

中国动漫的发展之路证明:任何产业都不能闭门造车,躺在功劳簿上,而要与时俱进,适应新的市场需求,才能像一杯醇酒一样历久弥新。


 

资讯标签: